春交会创作论坛线上开幕,诸位大咖共话电视剧网剧创作新趋势

来源:511电影网 更新:2020-05-06 02:53:24 浏览:7次

2020年4月27日上午,2020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春季)创作论坛开幕,本次论坛由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与编剧帮主办。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此次论坛改为线上举办。

今年的线上创作论坛以“中国电视剧网剧创作新趋势”为主题,采取线上沙龙形式进行现场交流与互动,探讨中国电视剧网络剧高质量的创作趋势,分析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和解决方法,探索创新与创优路径。

面对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的新规定和新政策,本次论坛正是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大家畅所欲言、直抒胸臆,解开心中困惑,更好地把握相关的政策,明确方向,促进创作。

本次论坛由影视独舌创始人李星文主持,受邀参与的嘉宾包括制片人张谦,编剧、制作人白一骢,导演林楠,编剧张蕾,编剧、制片人李潇以及来自平台方的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和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

疫情来袭,平台方和创作者都备受考验

疫情期间,线下娱乐全部停摆,视频网站流量激增,用户对内容的需求也大幅增长。面对这样的新情况,优酷和爱奇艺都备受考验。

首先是剧组的拍摄全部叫停。据谢颖介绍,在春节期间,优酷处于筹备期和拍摄中的剧组差不多有十个,全部按下了暂停键,“资金压力上对我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平台的更新频率和数量是有所下降,不过这也为去库存带来了一定空间。

爱奇艺同样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对于停摆的剧组,根据情况先赶制后期,减少损失。另外爱奇艺还搭建了战疫专区,希望能够用文艺作品帮助大家排解心情,平台上转免了144部剧集,也把《破冰行动》《飞行少年》这样的项目捐赠给了湖北卫视。

对于编剧来说,宅在家里写剧本、搞创作是常态,疫情带来的禁足其实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疫情的影响更多的体现在创作心态上。

像张谦和白一骢在疫情开始前,手头的项目基本都已经杀青了,处于筹备期的项目都往后延迟了,这算是一个给自己创作反思的冷静期,同时也可以继续埋头创作。

疫情期间,张蕾正好在创作一部医生题材的作品,在医院体验生活,由于和医生们相熟,所以疫情期间他们的举动给予了张蕾极大的震撼。

“有很多复杂的滋味在里面,不仅仅是英雄和崇高可以概括的。这次疫情不仅影响到个人对人生的看法,也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对医生这个行业的看法。也就是说有了新冠之后的医疗剧,其实已经不是以前的医疗剧了。”

对李潇来说,这次疫情是“按下了强制性的休止符”,这让她更多的向内审视自己,“老老实实在家里想自己真正想写的是什么,适合自己写的是什么”。

林楠是献礼剧《功勋》的《申纪兰》单元的导演,目前正处于筹备期,这让他找回了久违的创作快乐,而疫情也给了他更多的触动和反思。他希望经过这次疫情,对以后的创作方向和思路上都能够有比较好的改观。

新规之下,电视剧网剧创作方向何去何从

今年2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内容涵盖完善申报备案公示、反对内容“注水”、演员片酬比例等内容,引导规范电视剧行业。同时还强调,机构在申请备案公示时,剧本创作应基本完成。这些新规定的出台,不可避免的对于行业在创作等方面产生影响。

平台方对新规表示欢迎,像谢颖就表示“如果能够全剧本开机,其实是把未来很多成片的风险在开机前就规避掉”,但是具体到创作者,还是存在一些对于细节的疑虑。

在白一骢看来,这些政策总体上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过去两年整个行业的生产速度比较快,存在对于质量的忽视,这些新政策的出台,有利于引导创作者们回归到内容本身上来。

林楠以导演的身份表示,“发自肺腑的愿意拿到全剧本再开机”,作为身处一线的创作者,林楠多次遇到过等后续剧本的情况。完本再开机,既是对创作的尊重,同时也是对投资者的负责。

在张蕾看来,回归电视剧创作的正途,回归理性和内容,这是值得举双手赞成的,但是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还有一些疑问和困扰需要解决。

首先是过去立项只要有故事梗概就可以了,但是如今需要编剧花费一年或者几年的时间写出一个完整的近百万字的剧本。一旦通不过立项,这个剧本是否就此灰飞烟灭,这对于编剧来说,牺牲太大。

其次是全本送审和平台的顺序。按照现行的顺序,剧本还需要在平台接受相应的意见,按照全本送审的要求,平台的过审会不会有变化?

最后电视剧其实是一个集体创作,并非编剧一个人可以完全掌控。当集体创作变为一个编剧自己在家里几年写完去送审的东西,剥夺掉所有集体智慧的加持,它也许对于剧本本身会造成一些不利影响。

张蕾的困惑,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编剧的心声。事实上除了特殊题材、重大题材的剧目,在备案公示阶段需要向有关单位提供全剧本,以对剧本(含剧名)进行协审外,其他题材的剧目在申报备案的同时,只需要制作机构在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电子政务平台上据实填写“是否承诺已基本完成剧本创作”栏。

大部分的普通题材剧目,没有必须全本送审的说法。但管理部门可以依规抽查调看全剧本,以检查机构对剧本创作基本完成承诺的真实与否。

短剧、付费点播……网剧的新动向

在最近一段时间,优酷和爱奇艺先后推出了《我是余欢水》、《叹息桥》两部集数不长的短剧,短剧创作俨然有成为网剧风口的可能。

在戴莹看来,观众对集数是无感的,他们只愿意为质量买单。而短剧集在精品化上占有一定优势。

“很多故事的体量,包括我们了解到以前的小说,不足以支撑庞大集数的剧集,那么它的改编体量只能是短剧集,比如6集、12集。我们就只能做短剧集,朝做成精品化内容的方向努力。”

戴莹对于短剧的未来探索表示了积极肯定的态度,认为短剧集对于目前的整个产品布局来说具有创新性,具有引领价值的方式,这种引领的方式,作为平台特别有必要去尝试。

在网剧付费的探索上,《重生》是优酷的第一部,《叹息桥》是第二部。在谢颖看来,“不管是长剧还是短剧,只要质量好,有了一部分固定用户之后,用户如果喜欢这个作品他是愿意为之付费的,这一商业模式对平台来说是很好的探索和补充。我们更想尝试的是未来精品短剧的付费”。

困难是暂时的,希望就在不远的前方。国剧的发展不会被疫情打断,恰恰相反,短剧模式、付费探索等新尝试,给创作者们带来了新的发力方向,希望众多创作者,能够在疫情期间顶住压力,为中国电视剧网剧奉献出更多的精品力作。